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我们大学 >> 学习体会

学习体会

广东省老干部大学课堂风采系列之——翱翔在英语苍穹


(Hovering  In  The  Deep  Blue  Sky  of  English)

 

(一)

方怡老师与同学们手拉手微笑着,在舞台上深情地用英语朗诵《中国共产党与我们一起在路上》:

“This is an ancient and youthful country.(这是一个古老而又朝气蓬勃的国家)”

“It is growing fast yet with development disparities.(这是一个快速成长但又发展不平衡的国家)”

“It’s full of opportunities along with untold challenges.(这是一个充满机遇却又面临无数挑战的国家)”

暖色灯光映照着演员们灿若夏花的脸庞,神采飞扬的表演令观众心旷神怡。梦幻般镭射光斑在变换了队形的演员身上和背景跳跃起来,仿佛这些走台的人正在操纵杆舵,展开襟翼,一个接一个地腾飞起来:

“But it is also a country where every one of the 1.3billion people can realize his own dream(但又是13亿人口每个人都可以梦想成真的国家)”

是啊,年逾半百的他们在省老干部大学里圆了英语飞行梦。

方怡老师是他们的“圆梦教练”。她七十年代中期广州师范外语系毕业后,分配到铁路中学任教。八十年代后期至本世纪初在国外学习工作了十六年,能用中英日三种语言熟练读写翻译,能歌善舞,至今从事老年教育十年多了,深受同学们的喜爱,被誉为“三料王牌教练”。

“您是外语类明星教师,深受同学喜爱的奥秘是什么?”笔者开门见山地问道。“因为我热爱英语,热爱同学,热爱教学舞台,用真挚的情感在休闲快乐中圆他们的梦。”方怡老师爽朗地回答道:“老干部们年轻时有着各种各样的梦想。比如英语梦很难圆,有的人想学,但由于与他(她)自己工作无关,一撂几十年,变得遥不可及。现在退休了,开始享受人生的最后阶段,该圆的梦也该圆了。有的是为了挑战自我,有的是为了出国旅游,有的干脆把它当做‘大脑保健操’‘净化心灵的驿站’。而我的寓教于乐,互动启发,教学相长,勤奋而纯朴的工作作风很适合他们。”

方怡老师现在教2015级英语口语一、三两个班,一班使用《流利美国口语》教材,三班用《走遍美国》。在教学中,除讲授课文外,方怡老师运用“积小胜为大胜,每天必须学会一句重点词语”的作战方法,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为了加深同学印象和扩大视野,她课后在一班微信群里开办了《每日一句》栏目,在三班群里开了《英语学习园地》,围绕着一句英语或者疑难杂症问题,展开研讨,授业解惑,事儿再忙也绝不拖过夜。她的解读注释和例句不下十几二十句,有时还让同学们做各种练习题。逢年过节,李遂宜班长会起头做“飞花令接龙游戏”,大家填完中文再译成英文,方老师直接在群内修改;亦或由方老师出英语对联的上联,同学们对下联,再修改之。他们还尝试把党中央正能量新词句如“撸起袖子加油干”“扑下身子抓实事”等翻译成英文。方老师还经常把两个班好的作业和作品互换交流学习,让“红蓝两个飞行军对抗演练”,比学赶超,不断提升英语水平。平时上课,学生均提早15分钟到校,由古穗贤同学带读,或者由罗美东副班长教大家唱英语歌。三班的“英语学习园地”,投稿的人越来越多了。童年难忘的经历、英语学习体会和旅游见闻等应有尽有,质量越来越高。一班的傅莎同学回忆了自己五岁时在广州军区总医院由留用的国民党军医孙主任做眼科手术的动人细节,受到方老师和同学们的赞扬。三班原来零基础的刘非立同学写了旅游感受:“During mg trip to Europe, I could talk with bus drivers about easy topics and go shopping without the guide’s help. If someone felt difficult in English for shopping, I also worked as a temporary interpreter(在去欧洲旅游期间,我可以跟司机聊天,买东西时不需要导游。如果有人买东西遇到英语上的困难,我还能当个临时翻译)”

(二)

“我主编的教材《出国旅游探亲简易口语》省老年大学协会通过了,学校批给我们四万元。”胡公英老师径直走到最后一排,笔者跟班旁听的座位前,兴高采烈地对我说:“方老师和部分地市老干大学的代表参加了编委。” “祝贺您!”我赶紧握了握这位年逾七旬老教授的手:“您多年的心血、汗水得到认可,太好了!”胡老师年轻时曾是国家机电部的英文翻译,专业技能很高;后来调到广州外语外贸大学当老师,也是得心应手。退休后从事老年教育19年了,是本校英语专业的“首席王牌教练”。她说:“党和政府修建了这么好的夕阳工程,礼堂、课室、健身设备,都在全国名列前茅。我们要尊重、珍爱、共享这个舞台。”“是的,老红军同学寇庆延、汤光礼等都曾在这里学习或者在健身室里锻炼过;还有那些我采访过的在平型关、长津湖、阿克塞钦、珍宝岛、西沙群岛、老山等地歼灭过外敌的所有老同学们都曾经是这个舞台的共享者。”笔者补充道:“我们后来者也绝不能辜负这个舞台。”笔者认为,我国尊老敬老的大环境以及老年教育都已初具规模,老人们正在享受有史以来最高的礼遇和关怀。特别是老干部大学里面的人获得感和幸福感十足,更应该积极主动地参与社会公共生活,回报社会,在圆自己梦的同时,也要把自己的专业学识和经验拿出来让社会共享,不管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的,不仅自己要梦想成真,也要让梦转化成闪亮出彩的地方成果和国家成果。

胡公英自编的实用口语教材经过多次修订,已经相对固定,她现在所教的2015级英语口语四班就用此教材。所选的英语衣食住行用语、签证过关、场站托运、转机换座、购物还价、探亲访友、观光游玩、途中烦事、吃饭点菜、退货还钱等等均简易实用,绝不拖泥带水。她平时讲话声音不大,走路也不利索,可是一登上讲台就变了一个人似的,精神焕发,声如洪钟:“这些常用句子和对话实例,你们必须模仿我的声调,大声念出来!”“你们不要觉得自己声音怪怪的,就不敢发声。”胡公英大声领读:“Follow me: Cantonese Dim sum, morning tea.(跟我读:广式点心,早茶)”同学们跟着她读了五遍。胡公英紧紧抓住实用和联想的教学方法,两节课攻克一个小目标。对话和分类都是她自己编写的,她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不像其他老师用的是公共教材。比如今天这两节课,她就解决了广东早茶中蒸煮煎炸炒,各种粥粉肠饺饭的英文叫法,这也是别的班所没有的。教师节那天,班长周维代表全班给胡老师送上有全班同学签名的中国风创意书签和U盘,胡老师心里乐开了花:“这样的学生签名书签,我有40多个,每一张我都珍藏着呢。”

胡公英老师另一大亮点是开办了“唱歌学英语班”,这在本校独一无二。每次上课她都先领着大家读熟歌词,再教歌谱、歌曲,歌唱方法也与众不同。在纪念建党95周年、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的演唱会上,英语歌唱班唱的是英文《The Internationale(国际歌)》,陈燕晖班长、马丽明同学领唱,50人的合唱团阵容和声音气场相当震撼。一位教美声的老师感叹该班唱不过胡老师这个班,英文唱不过不说,胡老师班是专唱英语歌的,平时训练有素,同学嘴张得很大,呼吸流畅,声音位置高,口鼻主动振动,气息都是从腔管后侧上头,再贴面形成“Mask(面罩唱法)”,一开声立体感就出来了。事后我采访胡公英,她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呀,也许是自己旧知识分子家庭从小熏陶的吧。她是唱着西洋歌曲长大的,一直到老还是喜爱欧美歌曲。开了歌唱班后,一批又一批的同学跟着学,时间一长,“胡公英唱法”就成了“气候”。她共编教了18期英语歌曲教材,每期20首左右。仅2016年秋季学期她就教了《Song of Spring(春之歌)》、《EI Condor Pasa(老鹰之歌)》、《Red River Valley(红河谷)》、《Yesterday Once More(昨日重现)》、《Oh, Farewell, Dear Friends(啊,朋友,再见)》、《The Song of the Volga Boatmen(伏尔加船夫曲)》等16首世界著名歌曲,复习了35首歌曲。值得一提的是,志愿者服务队员王积钦同学多年来给英语歌唱班义务钢琴伴奏,不求任何回报,每当众人议起,无不感慨万千。

(三)

“Let’s enjoy the beautiful pictures of Wang li in North Africa.(下面让我们一起欣赏王黎同学在北非拍的美丽照片)”刘欢老师调了调投影装置,继续主持英语口语二班2016年秋季学期Show Time(期末展示课)。

“Have you seen the famous movie Casablanca movie?(你们看过著名影片《北非谍影》吗)”壮实而潇洒的王黎走上讲台,目光炯炯有神,以流利的英语问话形式向全班师生开始了讲解。照片中无论是沙漠还是绿洲,也无论是美国好莱坞摄影棚还是雷克咖啡馆里的以色列老太太,他都能用英语一一介绍,这使笔者感到非常惊讶。因为一年前,笔者也是英语二班同学,与他同座。记得他刚读该班时,刘欢老师让他念《英语口语900句》课文,他磕磕巴巴念不全句子,三次作业都没做,班会也不参加。不惑之年的刘老师是某技术院校的在职教师,又在几所老年大学兼课,学生过百望千,写份英文节日贺信要发六七个群,教材砖头般厚重,“压力山大教练”哪顾得上这么细的事呵?班主任肖国颖、班临时党支部书记周民和班长关雨标就“全权代理了”,委派学习委员“老黄牛”李金瑞帮助他,通过聊天得知王黎爱好广泛,在校内外读了好几个专业,晚上还要参加排练,比在岗的时候还忙,这怎么行呢?就劝他先放弃学了一半的钢琴专业,给英语课多挤出些时间,早晨或者晚上起码听读一次U盘,一段时间后,王黎英语成绩有了显著提高。李金瑞同学原是江西某军企高工,戴着一副厚厚的近视眼镜,英语基础很好,心实本分,乐于助人。本班课文的每一个单元重点都由他归纳整理,把课本知识条理化,使之更精炼、更实用,更易掌握;然后由刘老师审核、吴班长复印分发给全班同学。李金瑞还是二班课外“英语角”的主持人,每次聚会都风雨无阻。平时上课,要是谁不交作业或者念不全课文,他就会慢慢踱到那人跟前,双手举着课本,凑到自己眼皮底下,一字一句,一遍又一遍地大声朗读,直到那人说“老李别念了,我已经会了”为止。笔者和王黎也都经历过这样的事。李金瑞同学是本校英语专业同学中名符其实的“王牌飞行员”。

 在参不参加学校汇演问题上,二班全体同学开过会,同意的与反对的各占一半。笔者不是班干部,但在分校学过声乐,又在总校采访过全体声乐老师,有一点歌唱基础,看见别的班密锣紧鼓地排练,心里很着急,故动员班里人抓紧练歌,准备参演。文艺骨干王黎这时在国外旅游,刘老师和班干们都说他们搞文艺外行,笔者只好自告奋勇担纲领唱。刘老师拍板上小组唱《Edelweiss(雪绒花)》后,每次课前她都提早15分钟指导唱歌,肖班主任安排了排练场次和课室,班委会全力配合工作,选拔了12人,加快了追赶步伐。班费有限,请不起本校钢琴或声乐老师,宫少梅同学就从外校请来一位学过钢琴和舞蹈的姜志平老师,免费为大家钢琴伴奏,每周来两次,加上彩排和演出共13次。正式演出时,笔者出了点小误,内行能看出来,幸亏姜老师及时补救才没演砸。二班演出队临出场时,吴班长递给我一个麦克风,说领唱声音要加大。因排练和走台都没有拿话筒,现在临阵有变,只让我一个人拿,举还是不举呢?我思想一溜号就没接上姜老师钢伴前奏。这时如果钢伴停下来,整个演出就玩完了。我眼睛一花,脑袋嗡鸣了一下。经验丰富的姜老师没有停下来,他加奏了一节,我接上了,没举话筒,是拎着麦克风唱的:“E-del-weiss, E-del-weiss, ev-ery morn-ing you greet me……(雪-绒花,雪-绒花,每-天清-晨欢迎我”。二班演出结束,返回礼堂继续观看节目。本校“声乐航母”陈一帆教授特意走过来,握了握我的手说:“Congratulations!(祝贺你)”二班会餐时,同学们感佩不已,都说演出能够成功,姜老师占一半功劳。

(四)

张循方老师的“飞行军”是唱着《One Day When We Were Young(当我们年轻时)》起飞的 。他们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山间崎岖小路跋涉,在半山腰、谷底,甚至在纤纤溪流里起飞,然后在空中逐渐靠拢,手拉着手,形成了一个大的圆环。张循方原是中山大学外语学院英文教师,退休后从事老年教育十五年。他认为:老年人发展自我、继续接受教育很有必要。因为社会的发展要求包括老年人在内的所有社会成员都应该对社会有所付出和贡献。张老师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老干部教学方法,使程度相差很大的人群都能够接受。如今他在省老干部大学总校和分校教授《旅游英文会话袋着走》课本,教材小得可以揣在怀里,同学们都叫他“贴心暖教练”。刚开始时,一些同学上课不敢抬头看他,目光一对视马上就游移开了。记不住单词,怕他提问答不上来。“这是缺乏信心,自卑的表现。”张循方循循善诱,指点道:“其实,老年人在记忆方面是有其自身优势的。他们社会阅历广,生活经验丰富,逻辑思维能力强,这便于他们利用自己特有的方法来记忆事物,记忆英语。”

“杂乱无章的字母堆在一起,你肯定记不住。”他一边跟同学们说着贴心话,一边拿起黑笔在白色书写板上举例:“但是,你看看这个词internationalization(国际化),长达20个字母,你肯定记得住。因为这个词的词根是nation(国家),根据构词法,加上前缀inter-和后缀-aliz和-ation扩展而成的。这就是抓住规律性和逻辑思维的方法来记单词。”同学们纷纷点头称是。张老师见状,立刻乘胜追击,又抓起刚放下的笔,回身例举了一些简单的英语构词法知识。如名词加y或ful构成形容词,rain—rainy,care—careful等等。为了照顾基础差的同学,他甚至从“零下”抓起,拾遗补漏,穿插补充了48个音标知识,使同学们不再骇怕“天大的困难”,“试飞”的信心更足了。“我少年读书没学过英语,想学也没机会,参加工作是做会计出纳,跟英语不搭界,退休后才来圆这个梦的。”班干部龚肖兰和陈佩霞刚念完课文《搭乘飞机情景会话》,她语重心长地对笔者说:“我们能把课文念下来多不容易呀。那是张老师给我们恶补了音标和拼读,一词一句反复带教我们读书,以词引句,以句带词的训练结果。虽然我们还达不到运用自如的程度,但起码了解了这样的句式,积累了自学基础,坚定了飞行信念,今后在他的带领下,我们一定会飞得更高更远!”

无独有偶,卢绮霞老师的教学理念与张循方老师的相似。她退休前是省华侨专业技术学校的英语老师,现在本校教2016级英语口语一班,用的是《老年出国英语会话》教材。从教青年人到教老年人,她的角色转换教学法与时俱进,两年完成华丽转身。她认为:对于老年学生来说,特别需要在课堂上营造一个假设的情景对话环境,让他们去发挥,业务上对他们不能要求太高,有些同学发音中不中西不西的不要怕,只要他(她)敢讲,能听懂,表达基本正确就行了。在熟读课文的基础上,卢老师打破了课文限制,自行设置了几个情节和情景,让不同程度的同学三三两两进行对话。她则穿行于各组之间,不时驻步,侧耳细听,然后予以“面对面”指教。目的是让同学用所学的语音、词汇和语法去表达自己的意思,并且能够让对方听明白。当她走过第三组,听见班长张佳虹正与李顺娥组长对话:“Would you like a cup of tea?(你想喝杯茶吗)”“Would you prefer Black tea or green tea?(你喜欢喝红茶还是绿茶)”“对于你们班干部来讲,这也太简单了。”卢绮霞打断了她们的演练,重新设置了介绍广州市中心街道的高难度情景对话。这位“虚拟情景教练”在班里的每一次驻足,每一回倾听,每一种设置,无不凝聚着她爱的创意和心血,无不奔腾着师生情谊的暖流。在期末展演中,该班同学满怀感恩之情,演唱了《You Raise Me Up(你鼓舞了我)》。

(五)

陈俊佳老师很年轻,30多岁,是本校从职业技术培训机构请来的英文老师。他任教六年半了,一开始也是教“英语口语900句”,教材太厚,15类129个话题,8650个常用句子。很多学生翻烂了课本,也记不了多少。于是,陈俊佳及时调整教材,换用“新玩转英语口语”“国际音标”等《视频英语》。课堂内容少而精,而且是视频加动画教学,每分钟都有3个分解,语言风趣幽默,教学效果明显,吸引了不少初级阶段的学生。大家称他是“常换常新教练”。现在陈老师又针对同学们词汇量少的症结,把视频英语班教材换成《朗文图片字典》,通过大量的彩色图片和动画、语音、视觉覆盖,使同学们每堂课都能记住30至40个英语单词。这是其它班所没有的。陈老师说:“这种立体多维教学方法事半功倍,能使学生课后三小时保存85%的学习内容,三天后仍可留存65%”。有着30多年教育管理工作经验的黎荣耀班长评价道:“陈老师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让老同志尽可能地跟上时代步伐,尽可能地掌握新知识新概念,尤其是现代化、信息化知识。他千方百计培养我们学习能力,让我们学会动手自学,即使离开课堂也可以查字典或者利用互联网发展自我。他教会了我们使用牛津高阶双解字典、金山词霸英语搭配字典,相当一部分人已经学会下载词典学习了。为了变‘苦学’为‘乐学’‘活学’,陈老师还经常让我配合他制作教学DVD呢。”陈俊佳的“飞行军”也会唱英语歌,唱起《Moon River(月亮河)》来,如诗如画,余音绕梁。

饶彩凤老师的“英语入门班”和“新时代老年英语班”,经常在上课前播放北京奥运会英文主题歌《You and Me(我和你)》和《Auld Lang Syne(友谊地久天长)》,以活跃课堂气氛。这两个班的同学反映饶老师原系省教育学院英语教师,头脑灵活,诙谐机智,是个“心有灵犀教练”。她来省老干部大学后,在课堂上常与同学们积极互动,谈笑风生,“心有灵犀一点通”,讲课能突出重点,淡化难点,将抽象的词语具体化、形象化,很受同学欢迎。笔者利用两个上午,听了她A、B两段班级的四次课,身临其境,感同身受。

“打七折英语怎么说?Try again!(再试一试)”饶老师正在训练“英语入门班”购物还价的技巧。她在过道上来回走着,一边让同学回答问题,一边启发他们:“不是扣掉70%,而是扣掉30%。”那位被问到的戴眼镜同学,笔者刚好认识,是原某政法单位的领导,他被点化后立即醒悟:“Thirty percent off.”“OK!”饶彩凤点头赞许,又转向其他同学:“二点五折英语怎么说?”“零点七折怎么说?”老年人记忆力退化、反应均不如年轻人快。这句话是要换算成中英文的,还有数学百分比,同学们心里明白,可往往一被问到就环顾左右而言他。这时,饶彩凤不会为难或者批评他们,而是用美妙的秦汉古音——粤语来“化解”:“嘞哋扮嘢!(你们假装的)”引起全班哄堂大笑。“这正是饶老师的高明之处。”那位不愿意透露姓名和原工作单位的眼镜哥告诉笔者:“是幽默让我们发出了善良的笑。她从来都是‘点到即止’,不会让我们难堪的。每讲授一节新课,她都要花费一节以上的时间解读和训练,让我们轻松、愉快地接受新知识,我们都喜欢她。”

在“新时代老年英语班”,饶老师今天讲了现在进行时、动词不定式以及动名词与现在分词的区别;还做了堂上课件练习。“饶老师的教学很适合我。”年逾古稀的班临时党支书兼班长张志湘说:“我年轻时学过俄语,后来长期在党校教书,曾主攻过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以及宗教问题,是教授职称。退休后我在省老干部大学断断续续学了十多年英语(中间因重新工作停过学),换了几个班,最后选定了饶老师这个学习气氛浓郁而轻松的班。我班有几位八旬高龄的老同志学习劲头很足,如莫国荣同学,还有坐轮椅的孙瑾同学,每天上学风雨无阻,基本上没缺过课。此外,我班党支部的凝聚力战斗力比较强,注重政治学习,站稳无产阶级立场。我们要求党员干部同学要对照‘准则’‘条例’补钙,坚决维护党中央的权威,做到政治思想、业务学习‘两手都要硬’,这样才能展开双翼,飞得高远。”

(六)

“Our people’s dreams are our goals.(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We roll up our sleeves and work with added energy!(大家撸起袖子加油干啊)”

方怡老师“飞行军”的演出已经进入高潮。他们的朗诵雄浑通透,错落有致,跌宕起伏,收放自如,没有一个忘词漏句或口齿不灵的人。持续的律动和不断增长的力度,使整个团队形成了强大的动能和磅礴之势,简直就是一飞冲天:

“Contributes to the Chinese strength of 1.3 billion.(凝聚了13亿中国人民的力量).Every splendor on the stage.(汇聚了每一个舞台上的精彩).That makes a miracle after another.(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

省、市、县老干部大学各具特色的“飞行军”都接二连三地起飞了。在那湛蓝色的天空上,灿烂的阳光照耀着包括笔者在内的所有幸福人。大家手拉手歌唱着,形成了鲜亮的花团锦簇般的艺术方阵和圆环,自由舒展地翱翔着。经过战火磨难洗礼、风雨雷电冲刷霹雳的我们,更懂得什么是幸福。现在我们比以往任何一个时期都感到幸福。伟大的时代召唤着我们;伟大的时代呼唤着我们时代的报告。我们脸上流淌着幸福的泪水;我们再披战衣,重拾笔砚,以自己特有的风骨、禀赋和精神去讴歌这个追梦的时代。我们朝着肩负重任的主旋律方队——青年院校编队靠拢,努力追赶着“时代排头兵”的脚步。

“Following you is just like following the sun.(跟您走就是跟着太阳走)”我们灵性飞扬,加快了追赶的步伐。

“Welcome back to join us!(赶快归队吧)”“时代排头兵”这样回答我们:“Sharing weal and woe.On the road chasing our dreams ,we walk side by side.(分享机遇,共迎挑战。在追梦的道路上,咱们并肩前行)”

“It is just what our need.(这正是我们盼望的)”我们的飞行方阵在无比壮阔的苍穹里,作了一个大写意大抒情的回旋:“Transcending differences and shaping the future together.(超越差异,创造未来)”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is with you along the way.(中国共产党与你一起在路上)”“时代排头兵”也以大写意大抒情的旋转表演来回应我们。

“We are very happy.(我们无比幸福)”我们的艺术方阵与强大的青年院校编队汇合了:“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is with us along the way.(中国共产党与咱们一起在路上)”……(张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