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我们大学 >> 学习体会

学习体会

重拾年轻时民乐爱好 在老干大学乐在其中


早在中学时,我就对民族乐器有兴趣,喜欢吹吹笛子,弹弹阮琴和三弦。考入上海第一医学院后,经我的班长朱云南推荐,未经考核就顺利加入学校民族乐队和上海学生文艺工作团。其实那时我的水平不值一提,只是我有个小窍门,就是在合奏中掌握整个曲调的节奏,就不会干扰整体的效果了。毕业后来到单位,恰逢文革,又赶上成立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我邻居老郭手拉风琴拉得好,他又把我拉进了乐队,我又过上了浑水摸鱼的日子,滥竽充数。我的业余生活变得丰富多彩。可惜的是,听说老朱移民荷兰,我少了一个知音和老师。工作以后,因为繁忙,这些乐器的玩法就撂下了。另外,我从东北调到广东,又失去了老郭这个知音。我的医师生涯直至七十五岁才告结束,才有了自己的空闲时间,但是每天过得还算充实,看报纸,看电视,看电脑,写博客,逛公园,和老友饮茶,小日子过得不错。突然间,我想起了年轻时的爱好,想再玩玩民族乐器。在我女儿的指导下,我在广东省老干部大学报上了二胡班,但报名时工作人员说,你是插班生,他们已经学了两年,你能跟上吗?我说跟不上不要紧,我在里面体验一下氛围就算达到目的了。

开学第一天,班长把我的位置排在了第九位,也就是第二排,我自己把椅子搬到了最后一排。班长过来说,你坐错了。我解释说,我一点不会拉,怕影响别人,班长就同意了。学习开始,陈老师送给每个学员一张他在春节期间和老友合奏的DVD,回家欣赏之后觉得确实非同凡响、声声悦耳,老师们的功底令人叹服。然后开始教学,教的是41弦的《济公》调,平时,我只能拉拉15弦的曲子,对41弦让我无所适从。这样,我只能旁听。陈老师的教学非常认真,对关键之处反复演示,有时简直是声嘶力竭,因为个别队友忘我地在练习,忽略了老师的讲解和示范,需要班长提醒。好在队员们已有扎实的基本功,很快就跟上了进度。

后来,老师又教了41调的《洪湖人民的心愿》,我在课堂上仍然以旁听为主,但经过在家的练习,已经跟上前面的几节了。谈不上勤学苦练,拉了十几分钟,感觉很不入调,就来个暂停。但成功是来自苦练和琢磨。相信只要坚持,有朝一日我也会像老同学们那样,在琴杆上上下自如,使我的余生在欢乐中度过。

二胡,这古老的乐器,中国的国宝,它传出来的声音,将永远飘逸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文:吴鸿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