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报刊园地 >> 图书馆

图书馆

《东村诗词选》黄隆梁


     

夕阳上的光环(代序)——《东村诗词选》读后感
佟恺之

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象跳跃激动的音符在胸间撞击,发而为声,则是感人的音乐,形成文字,则是动人的诗词。吾於隆梁同志诗词读后的感觉之一就是如上所述。或慷慨悲歌,或低徊吟唱,或歌颂、嘲讽、痛骂、赞美等等,莫不表达诗人的心声和强烈的爱憎。以一个年近古稀之人,孜孜不倦、勤奋不已,写出这样多的诗词,不只是老当益壮,而是有一颗爱党爱国家爱社会主义的红心。隆梁同志是一个普通人,是一个正直的共产党人,治事严谨,交友热诚,人虽退休,而精神越旺,在黄昏夕阳的光环上,硬是加了一道绚丽的彩色。这正是共产党员的本色。

吾遍读隆梁诗词之后的第二点印象,即是诗人之洞明事物观察人微是诗词的一大特色,徐徐道来,扣人心弦,每首小诗都有它的独到之处。观察人微,对社会现象之诸多方面,洞明透彻,犹如新闻记者之“慧眼”。世事洞明,方可言之中的,否则,隔靴搔痒,说不到点子上。如其戏题“美国家乡鸡”一诗,点明有奶便是娘的本质。又如“赞包家铜”,对“四壁空,物欲忘,兴教情浓”赞扬不已。所谓“慧眼”则是要有鲜明而独立的立场,不是人云亦云,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还要有鲜明的爱憎观和唯物的辩证观点。

第三个印象,即是诗人的每一首诗或词都突出了思想性。古语云“诗言志”,这是颠扑不破的道理。所谓志,就是指的思想性。诗词之作,不外是思想性与艺术性,而思想性则是核心问题。为艺术而艺术或说什么纯艺术问题,都是骗人的鬼话。天下从来没有为艺术而艺术的事。“文以载道”是句老话,现在所说的是突出主旋律,我理解主旋律就是时代精神,任何催人向上的东西都是好的健康的,值得大大提倡的。而艺术性不外是使作品更感人更具有魅力,更使人愿意接受。而思想性则是作品的灵魂。综观隆梁同志的诗词,其思想性之突出,可说俯拾即是,娓娓道来,令人信服,赏心悦目,的确是一种精神享受。

如果说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则是句与字的锤炼问题。

所谓不足,正如世间之事物无十全十美也。世人对诗词之观点,无非雕虫小技,然俗语云,隔行如隔山,坠此道者,无不知其艰深崇高也,绝非五十步百步即可臻於妙境,实乃毕生之事业,为之憔悴衣宽断须发梦,不思饥渴,无畏笑骂冷眼,尚不足以道万一一也。学无止境,思想性艺术性皆蕴於不怠的勤写勤读的运作之中,如此,方可一步一步地撷取成就之果,庶几写出一些可观的诗词。

久不为文,突然执笔,如临渊履冰,行文不当之处,视作呓语可矣。最后祝隆梁同志诗思泉涌,佳作多多。

一九九八年八月一号,七十五周岁之晨于广州

 

自序

余出生于湖南永兴东冲头村,定居于广州东山东园新村。始学诗于东冲头村,始作诗于东园新村。故将这本小集子定名为《东村诗词选》。

幼时虽爱好诗词,但未经正规训练,所作诗词多不协律韵,只尽一时之兴,聊以抒怀;且随作随弃,有时虽在黑板报或墙报上,作补白之用,皆已无存。正式学习格律诗词是退休以后的事,一九九三年广州铁路集团公司老年大学举办诗词学习班,我参加了学习,启蒙老师是后浪诗社社长周燕婷女士,她的年龄是我的二分之一,而立启耳顺,对我的学诗影响很大。她的“诗坛多个好诗人”的赠言,一直是我努力的方向,前进的鞭策,我将终身而为之奋斗。后又多期参加广东省老干大学文学班学习,习作陆续在各种报刊上发表,兴趣更浓;任岭南诗社编委后,自约更严,广大投稿者,都是我的老师,不仅启发我的思路,扩大我的视野,凡来稿之用字用典,我不甚解者,均得查阅弄清后才定取舍,这又是我的大课堂。

佟老是我的良师,以近杖朝之龄,不顾酷暑,为我定稿作序;老书记范文和热忱为选集书面题字;谢用法吟长和王少伦老师精心为封面设计;老伴沈谦钧为我编辑校对;老干大学文学班班长刘秀敏吟长以及一些同好均鼓励我出诗集,都是对我极大的鼓励和支持,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自知文学根底浅,所写诗词,赋体多,比、兴少,质实多、含蓄少,诗味不多。但对事物喜怒哀乐之情,于中可见。故按写作顺序辑成一集,以留一鸿一爪之寄,望我良友,幸勿吝教,是为序。

戊寅双蒲月楚南黄隆梁谨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