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我们大学 >> 教师风采

教师风采

广东省老干部大学课堂风采系列——在声乐艺海中畅游


广东省老干部大学艺术系声乐专业学生人数较多、专业老师较齐备的专业之一,其美声唱法、民族唱法课以及更高层次的演唱、合唱和音乐欣赏课都极具特色和独创性该系16位老师教授24个班数以千计的学生,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构成了美妙奇特的声浪教海风景线。老干部们在这里充分体验到了获得感和幸福感,这是普通声乐院校学生所体验不到的。2015年秋季学期,笔者对该系全体教员进行了跟班采访,每位多则跟班七八次,少则两三次,体悟良多。下面笔者以五个视角对其展开多彩画卷式的探察:

一、航母式:大课套小课不断起降加油战力超强

“牙关打开,喉咙放松,呈哈欠状态;找到哼鸣位置,用丹田发力。”花甲之年的陈一帆老师依然绽放着热烈而芬芳的专业之花,她张大着嘴,眼珠转动,用手指了指上颚,然后用力闭嘴发出“唔”声,同时迅速挥手。全班86人随即爆发出飞机离开甲板时那种雷霆般的“唔”声,随着她的发音及手势连发了四次。接着她又指挥大家作“啊”和“吗”声训练。陈一帆教授八十年代初期毕业于星海音乐学院本科,当过省教育学院音乐系主任,教丰富,业功深厚。她能够在整个教学过程中,与学生平等而积极地互动,大课套小课,用不断起降加油方式激发学生活力与演唱热情,被誉为“声乐教学航母”。一年前她退休来省老干部大学任教不久,发现老干部们普遍存在气息浅不够劲的顽症,她便鼓励大家树立攻克顽症的信心。她说呼吸是发声动力,而腹式呼吸是发掘声音的最好方法,即使气不够也要尽量把肋间肌打开,用口鼻把气吸进肺的底部托住它。“演唱时牢记任何时候不要去挤声音,而是利用气息从腔体中部把声音吸出来。”她有针对性地设计了跳音快速练习口诀:“啊哇、啊喔、啊喂、啊唯、啊唔,啊哇喂唔唯喔!”每次上课都先练6分钟口诀再唱歌。练一段时间后,学生们普遍感到肋有张力,腹可弹跳,够气够力了。相当一部分人还能够找到自己发音焦点,感到歌声就像一条线正小心翼翼地穿过针眼。刚唱完《老师,我总是想起你》的李班长似乎学到了艺术真谛,她形容道:“声音跟着气息一点点地拉长变粗,悬浮在自己头顶上方,并且在空气中产生振动,太美妙了。”陈一帆身盈满了一股精气神儿,每一堂大课都套着小课,选3名学生台前演唱,让大家谈看法,然后她逐一身点拨。一个学期下来,全班每个人至少轮一次,这其他班还很难做到。她教的歌曲包括课外自学曲目,每学期都在20首左右,战力超强。

无独有偶,另一位“声乐教学航母”是韩晓坚老师,她早年毕业于山西大学音乐学院钢琴专业,给很多老领导老将军伴奏伴唱在教学中充分发挥自身特长。她在省老干部大学的教龄最长,目前已任教21年。她的教学体会是首先要爱每一位学生,有爱才能忘我付出,才能让学生们在课堂上得真经和最大的享受其次是编写教材要土洋结合,古典、现代、美声、民族、通俗的样样都有,以开拓学生视野其三是寓教于乐,打破年龄界限,与学生一起玩一起笑,确保课堂气氛活跃。她一学期教24首歌,伴奏从B调弹到A调,学生能熟唱一半就算优秀。做好这些不轻松,就拿全班的期末考核来说,王班长主持了好几天80多名学生逐个唱,韩老师都一一伴奏点评打分。87岁高龄的林国森同学意大利歌曲《美丽的乡村风光》,在声音控制、气息把握、情感表现上演绎恰当得了满分。他自豪地说:“我跟韩老师16年了,能熟唱中外100多首歌曲。老师唱得好弹得好教得也好,每次教我们‘咪’‘呀’练声练气都是直接用名曲练习的,如《卡萨布兰卡》《陪你一起看草原》等,每次上课她用这些练习曲让我们‘热身’,然后才教新歌,乐理知识和演唱技巧都在教歌过程中讲,音乐欣赏也穿插其中。我学找头腔共鸣找了两年多,在热热闹闹中学了很多东西。省老干部大学金松金枫金秋三大合唱团的人才差不多有一半是她培养的,大家都喜欢她。

二、核潜艇式:神奇功力似深海发射导弹直冲云霄

李志忠老师年逾七旬,阅历厚重,早年毕业于广州美院附中,当过粤北煤矿搬运工、电影放映员、工宣队长、美工编辑,八十年代末跟随省歌舞剧院男高音罗荣钜习练戏曲常用的“咽音唱法”,后调入穗区文化馆工作。2006年退休后开始在省市区三级老干部大学教授“咽音唱法”。此唱法十分独特,强调从咽喉前部发声。练气时抬头伸舌,学狗喘气,反复震摇下巴和舌头;练声时学鸭子叫,张口“呷呷”,闭口“咯咯”。学生要习练一年多才能体悟其精髓。为了博取众长,提升自身功力,李老师专门到北京,在中国音乐学院进修了一段时间,深入研究民族歌剧唱法。回广州后,教学底气更足了,他一学期每班能教12首歌。有一件事,李老师把业内人士镇住了。那就是我国泰斗级声乐艺术家彭丽媛教授应邀到广东省委礼堂讲《彭丽媛与木兰诗篇》高雅艺术讲座,李志忠有幸聆听了,并且有幸在互动时上台与彭丽媛合演了歌剧《白毛女》中的“扎红头绳”片段。“国母是业内顶级大腕,但平易近人,亲力强,尊重我这个年纪最大的学生,手把手地教我,对我帮助无比巨大。”李志忠一边放着视频,一边给我们解释:“你看,我拿着麦克风傻傻地站着唱杨白劳躲债归来那段戏,刚唱完‘喜儿是爹的命根子,没有你我活不了’,国母就过来言传身教了。”只见视频中彭丽媛从座位站起,走到李志忠跟前说:“表演吧,咱们要带表演的。你声音厚实唱功好,怎么没有表演动作?”“我只会唱,不会演呵。”“歌剧讲究‘手眼身法步’,郭兰英老师这样教的。你的内心变化要用声调、感情、眼神、动作来表现。过年了,你拿的可是包饺子的面呀,还有给女儿过年的礼物红头绳呀。”彭丽媛进入剧情,欢快地倾着身双手接过虚拟的面袋,又用手指捏着虚拟的红头绳,举晃着演唱:“人家的闺女有花戴,我爹钱少不能买,扯上了二尺红头绳,给我扎起来,哎哎哎哎哎,扎呀扎起来……”表演流畅完美,一气呵成。视频内外响起了一片掌声。从那以后,李志忠不仅教学水平突飞猛进,而且演唱功力非凡,连续在全国性老年声乐大赛中获得金奖。

何志帆和喻小萍老师不愧为教美声唱法的,他们都曾经是独唱演员,一个是省歌舞剧院的,一个是广州军区战士歌舞团的。他俩训练方法也近似,都训练学生用腹部收缩发力,张大嘴,让声音从腔管后部上来,在头腔形成共鸣区;两人习惯成自然,平时讲话都带有敦厚的中音共鸣音。

何志帆老师在省老干部大学任课12年了,每学期能教16首歌。他每课严格按照美声气息训练的吸气、闭气、吹气方法练,根据学生的承受力用各种音阶辅导,并根据学生特点因材施教,安排歌曲练习,有时还加班加点指导。原副省长游宁丰(省老干部大学第二校长)也是何老师的学,有一定的基础,为参加庆祝党的生日歌咏大会,想唱难度大的歌。何老师就选了《把一切献给党》等首歌曲进行辅导。歌曲中“千里万里,我也没回头……”是个高难点,不少人运气到胸部时怕唱不上去,往往会偷换一小口气,这样唱听起来就不够流畅。“大呼吸点一定要记住。您完全可以深吸一口气,上到头腔,坚信能够唱完全句。”何志帆一手按着钢琴键盘,一手向着天花板用力托起来“把声音送上去,毫不迟疑地送上去!”游宁丰同志随着一遍遍的钢琴伴奏声,终于唱到位了,而且他能举一反三,把难度更大的长“啊”和“永不回头”完成得酣畅淋漓无懈可击。在演出时他博得了长时间的掌声。

喻小萍老师在省老干部大学3个班,每班每学期教歌不超过8首,但要求学生不折不扣熟唱这些歌。“啊哈”,每次一上课她都会先打个哈欠,有一种明星范儿。“啊哈”,学生们跟着练打哈欠,松弛脸部然后打开喉咙练呼吸,打通横膈膜,再打通共鸣腔。“嘟……”她撅起嘴发出机关枪般的音阶连续音。她常用的“嗄,吽,吁,呦,嗷”等发声训练都很有特色。学生们在长时间的训练中,掌握了吐字、音准、位置、气息和共鸣腔的技巧。她有时会引导全班哈哈大笑。她说:“大笑不单是练腹部爆发力,也是一种训练吸气的方法,对冲击高音区有帮助。”期末汇演时,她所教的3个班200人到场,确实有股震撼力。

三、突击包围式:攻破一点两面包抄占领无名高地

年届四旬的李黎2010年声乐硕士毕业是星海音乐学院在职讲师,在省老干部大学总校、分校以及市区妇联、少年宫9个声乐班教师成为攻坚克难“突击队长”。李黎老师每次练气练声都在20分钟以上,严格按照音乐学院教学标准,结合老干部特点循序渐进地教学。她每班每学期教10至11首歌,带领学生朗诵歌词、哼简谱、唱圆韵母和歌曲短句,再唱整首歌。在民族唱法教学中她引入美声唱法精华部分,尊称“混声唱法”。“没有呼吸的歌唱不能称之为歌唱。”她反复说明这一点。她注重训练深呼吸的起伏和连贯性,如“长叹息”“吹蜡烛”“嘿哈嘿哈”;练声中声音焦点在中部,她让学生用“噜噜噜”“呜唯咦”“咪嘻嘻吗哈哈”去感受和锁定位置,精益求精,千锤百炼。课堂上,李黎老师善抓薄弱环节,突破一点,两面包抄占领高地。如本来坐在前排的李同学,因怯于被老师点唱而坐到后排去了。“这种怕唱的心理怎能学到东西?”李黎发现后故意把他当“样板”,叫到台前指点,从纠正他口开始,到纠正其唱歌声音沙哑漏气、闭合不积极等问题一调教。李同学现在唱歌能做到字正腔圆舒展大方,取得了明显的进步,也带动了全班歌唱热情。

陈雪红老师每学期教歌数量与李黎相当。她早年是南海舰队文工团独唱演员,转业后馆工作,后到省老干部大学担任特约研究员。为充实一线教学力量,她现在教了3声乐班。练气时,她带领全班起立,大雁功似的展臂插腰,猛一口气,发出“嘶嘶嘶嘶”慢吐气音。唱歌时,她指导大家找共鸣腔:“喉头稳住,打开胸腔、喉腔、咽腔、鼻腔、头腔,形成竖管通道,然后用气息拉动着唱。”“呵,我找到感觉了。一种上下通透丰满的感觉。”周文同学惊喜地叫道“前不久,我花了两百元到一教授家里去‘一对一’,想学‘共鸣’可人家说多来几次吧,一次怎么能行?”

66岁的李庄老师“上山下乡”年代考上了惠州汉剧团演员,回穗后在星海音乐学院进修,然后在中学教音乐课。她的唱功和钢琴演奏水平都不错,退休后教省老干部大学两个声乐班和一个钢琴班。教歌数量不亚于前两位老师。她班70多人只有6个男同学,她就把男同学“当宝贝”,全都调到前面钢琴旁边坐,便“调教”。省老干部大学专门发给老师的“课间休息咖啡”,她从不舍得喝,都奖励给当天表现好的男同学。教《感恩》那节课时她说:“我要像周小燕教廖昌永一样教你们!”她打破了美声唱法与民族唱法的界限,练声音域从低e开始升高,间隔达18度,一直升到a2。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年后她把陈国安同学教成男高音“帕瓦罗蒂”,在广州市群汇演中获了奖。

苏东红老师61岁,早年毕业于广东人民艺术学院(星海音乐学院前身),是“突击队主力”,她一学期教13首歌她编写深受学喜爱《简明声乐教材》,还为省老干部大学校歌《快乐健康唱晚年》谱了曲。她训练学以连音带舌音方式冲击高音区,学们站立挺直,撑住丹田之气,提起上颚发出“噜嚟噜嚟噜嚟噜”音,不断升高。苏老师的钢琴伴奏从中央C半音上行至G,再半音下行回到中央C,然后再向“G高地”发起冲锋,反复多次。区班长、刘同学、范同学等为跟苏老师学艺,课后成了“追星族”。得知苏老师的团队经常在文化公园“群众广场”或街道公益演出,他们就去跟踪观摩;还邀请苏老师去唱卡拉OK,近距离地感受、模仿她的激情演出。学成后,他们不仅成了省老干部大学合唱团的中高音歌唱演员,还在社会上组建了艺术团,为区文化建设做出了贡献。

四、轰炸机式:对教学目标地毯式覆盖不留死角

……我爱祖国的蓝天,云海茫茫一片无边,春雷为我擂战鼓,红日照我把敌歼……”刘建智老师当知青时就是“乌兰牧骑”式的文艺活跃分子,国家恢复高考的首届就考上了南京师大音乐系77级本科,毕业后她在多所高校过声乐课,造诣颇深。她在省老干部大学教美声风风火火6年整,每学期教14首歌,草原歌曲占了一半,被誉为声乐教学阵地上的“轰6”。她的班特点是:练声时哼鸣曲美妙悠扬,全体起立用闭口音“呣呣呣,呣呣呣,呣呣呣呣呣”哼唱北京奥运会主题曲《我和你》,哼得我眼泪直在眼窝里打转。但每当教新歌时则全班一片敲桌子跺脚声,好像轰炸机群正由远及近有规律地投弹一样。不是他们不愿意学新歌,而是非常愿意学。杨班长解释说:“‘三连音’‘八六拍’,不打拍子,我学不了。”原来刘老师教歌唱谱时,强调打节拍是人的律动,必须准确有力。她教了好几次,大部份学都在教材上标切分音以及节拍快慢的记号,但唱起来不像其它班那样在空中划三角形,而是有节奏地集体敲桌跺脚,而且非常整齐,完全可以与踢踏舞媲美。

30多岁李爽老师是华师音乐系本科毕业,在省市老干大学教了7年课,经验丰富。每课开始,活动脖子肩膀练气练声约20分钟,教课也很用心。她教省老干部大学两个班,集中在上午A、B两段。有一次她感冒了,不出声,就比划了一上午咬牙把课上完。那天她教《曙色》,先放了两遍视频,然后坐下来一手弹琴,一手向空中一抓,示意同学们唱歌。唱到高潮,她站起来了……抚摸着伤痕昂起头,吞咽下屈辱心如火,走过长夜,走过坎坷,走近曙色……”只见李爽昂头张嘴,做痛苦表情,两手抚摸身体;然后又高高举过头顶,挥向远方。

25岁的侯康宁老师是广州大学音乐学院研二学生,师承姚佑南副教授。她一学期教9首歌。尽管学院味较浓,但她给老干部上课还是悟出了不少门道。“导师与学生‘一对一’,好比‘红旗系列’PK‘F系列’,比较精准。”侯康宁像军迷男孩儿一样懂得战斗语言:“而省老干部大学声乐系师给数以千计的老干部上大课,就相当于‘B-52’轰炸河内,命中率差得太远啦,必须把握住基本方向和目标。声乐高空投弹看不见摸不着,要靠想象和估算,有时还要靠内视觉和内听觉才能完成任务。”

年轻的梁雁老师也是星海音乐学院科班出身,她的教学理念也类似于“轰炸机式”:“声乐学是面对面的活学,需要师生反复磨合训练。不久前,我看到102岁的老教授杨鸿年和100岁的周小燕在台上教各自学生,依然一丝不苟。但是我们教老干部们唱歌,人数太多了,不可能精准到位,只能是覆盖到面上就可以了。我们注重老年学唱歌养生,在愉悦身心的基础上普及一些声乐知识和技巧。”梁老师一学期教了《鳟鱼》《舞会圆舞曲》等7首中外抒情歌曲。

五、增程火箭炮式:歌声越过高山大海

刘喜梅老师的“火箭炮”越过了“台湾海峡”。她以“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为主题编写了整个学期教材,共教了10首抗日救亡歌曲,不愧为音乐院系的在职副教授。采访那天,我与刘老师交流:“这些抗战歌曲之间也有很大的不同。”“选歌时我是按照美声唱法的角度选的,没注意有什么不同?”“您看‘国统区的歌’与‘陕甘宁边区的歌’唱起来感觉不同。”我说:“凡抒发凄婉哀怨忧愁类的曲词,是‘国统区的歌’,如《梅娘曲》《渔光曲》等;凡抒情中带有反抗精神或支前内容的曲词,是‘陕甘宁边区的歌’,如《二月里来》《秋收》等。”她拿起自己编的教材飞快地翻了翻:“是呀,真的有区别。”

原南海舰队某军乐团指挥姬洪普老师的“火箭炮”越过了“英吉利海峡”,穿梭到十八世纪欧洲。那里有披着金色霓装的殿堂,有泛着蓝幽幽光芒的星空。姬老师开设了“西方名曲欣赏课”,选了大众化的西方古典抒情小品、舞曲、歌剧与戏剧配乐的选曲、组曲、序曲等,如莫扎特《浪漫曲》(柔版音乐)、肖邦《仙女们》(芭蕾音乐)、李斯特《前奏曲》(交响诗音乐)、约翰·施特劳斯歌剧《蝙蝠》序曲等17组演示课件。期末考查时,姬老师随意抽问学生所放作品的主旋、变奏、间奏等曲式配器情况作者姓名时,袁同学、乔同学等4人对答如流,令人钦佩。

“欢乐女神,圣洁美丽,灿烂辉煌照大地……”在强大管弦乐队视频伴奏下,花甲之年的罗国柱老师正在指挥学生们唱贝多芬的《欢乐颂》。他的“火箭炮”发射阵地在激烈跳荡着,男高音、女高音、男低音、女低音四个部合练,“首群覆盖映红了半边天”。12月份的课室温度较低,但这位星海音乐学院老教授竟脱掉棉衣,穿着衬衣打拍子。他在讲台上挥舞着胳膊,焦急地来回走动。合唱班是他精心打造的王牌,也是省老干部大学新的特色课程。“低声部怎么唱到高声部去了?”罗国柱大步走到左边,用手一指:“你们这个声部先把‘绿’‘绿’‘绿’练习音给我唱准了!”一个学期下来,罗老师指挥大家合唱排练了不下20首中外名曲。我的眼睛再一次湿润了。期末备考那段日子,罗老师指挥合唱班学生复习排练了《第九交响曲》《喀秋莎》《雪绒花》等十多首曲子。

……大海呀,大海,就像妈妈一样,走遍天涯海角,总在我的身旁……”(张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