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我们大学 >> 教师风采

教师风采

老顽童的艺术多彩人生


——记广东省老干部大学兼职教师李志中

 

东湖路,越秀区文化馆,不断与来观看自己漫画摄影展的参观者打招呼的李志中老师,有着波浪头、小眼睛、一张看起来永远带着若有若无微笑的嘴巴。但当他真正笑起来,整个气场就能触动别人笑的神经,于是跟着他哈哈大笑。这位满面红光、精气十足的老头已年过花甲,不过他的作品依然纯朴,展现给世人童心未泯的真诚。如同一个邻家男孩在向早上去市场买菜的老妈妈诉说生活中的所思所想,一点不深奥刻板。展厅右角的音响传出他的歌声,有力、优雅、释放着激情、夹杂着愉悦,不失人情味儿,很迷人。

我一直认为有一些人是特殊的,不必悬梁刺股的苦熬,拥有独特的天赋,以顽童的游戏姿态生活、学习,结果玩出了花儿,让人眼前一亮、大为赞叹。李志中就是这样一个人,从孩提时在农村捏泥人开始,玩着玩着就从农村玩到了城市,从武汉玩到了广州,又从韶关玩到了北京,再从煤炭系统玩到文化系统,最后玩到了广东省老干部大学,一路走来不失趣味,富有创意。

田野中走出的画家

李志中自小在田野间玩耍,与花鸟鱼虫的接触、在泥沙上的涂涂画画,让以后的艺术创作有了很好的经验积累。爸爸是木匠、乡间艺人,雕梁画栋样样精通。“我对艺术的喜好就是这时培养确立的。”李老师说,“我爸爸是发明创造王,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总能鼓捣出些东西,在部队里有个外号土博士。我的创作思维就受他影响遗传,小时候就喜欢用木头做刀和枪,动手能力很强,因此很受小伙伴们的喜爱,成了孩子王。一直到工作以后这种积累都很有用。”他举家迁到武汉部队后,迷上了小人书,一分钱一本。别人在看时就在旁边看,有了零花钱就去买。他很喜欢里面的人物,想模仿地画,但是碍于经济条件有限,没有笔纸可用。当时部队的俱乐部,常有打过的乒乓球滚到角落里,李老师就捡来跟别的同学换纸来画画,课本和作业本里都画满了画。从此与画画结下了不解之缘。

李志中老师受父母影响,思维灵活,富于创作性,做的枪往里放空子弹壳都是能打响的,从小培养的创造能力,虽然数理化一般,但老师并不介意,还把学校的墙报交给他画。有了这能力,他就比其他的孩子在老师面前多了些豁免权。1965年,年仅17岁的李志中在300人的考试中脱颖而出,考上了广州美院附中,这在当时可是个大新闻,李志中父子在部队大院里迅速地出了名。别的人见到他爸就说:“哎呀,老李啊,你一个木匠的儿子真能耐!我们将军的儿子还考不进去呢。”很多人都拿李志中老师来做榜样“你看看,学学你李大哥,你看他多好,考到那里去了,你有没有这本事啊?”

广美附中的学习生活是全面打基础的时期,李志中得以学习了不同的绘画形式,国画、油画种种。从一个画素描还需要直尺的人开始逐渐拥有了自己的风格。毕业后李老师分配到韶关的煤矿炸药厂工作,从搬运工到工会文艺宣传队,在此期间一直坚持文艺创作。调到广州煤炭设计院后李老师凭借一幅反映渤海2号沉船事故的画作《官僚恨》获得了广东省职工美术展的金奖。大胆的笔触、鲜明的色彩、极具震撼力的视觉效果让时任评委的著名画家廖冰兄印象深刻,大加赞扬。80年代,机缘巧合下李老师投入了廖冰兄、江沛扬门下,开始了漫画创作。李老师所画的漫画既有对时事不动声色的辛辣嘲讽,也有对世道人心的精妙摹肖,对社会上的丑态极尽批判和戏耍,因此屡屡在漫画大赛中获奖。30多年来不停歇地创作,不断从传统文化、民间故事、社会现象等题材中汲取灵感。

半路出家的歌者

李志中老师以前没唱过歌,但有父母遗传,嗓音条件很好。李父喜欢京剧,也常拉京胡来唱,从小的耳濡目染培养了他的乐感1965年进入广美附中,学校里集聚中南五省的学生,文艺气氛浓厚,吹笛的、奏扬琴的、拉二胡的、唱歌的各种人才都有,李老师受同学影响开始唱歌,还被戏称为“冲凉房歌手。那时的洗澡房冬天没热水,他洗澡时被冻的厉害就唱“漫天风雪”,结果大家都说唱得不错。一鼓励就来劲了,由于受到鼓励就猛唱,结果他越唱越带劲,后来比画画的劲头还强了。工作后成了宣传队的骨干,唱山歌,演小话剧,还唱过京剧,李老师充分发挥着自己的歌唱才能。上世纪80年代李志中师从罗荣钜学习咽音练声法,并在学习研究的道路上创造了自己特色的教学之路,退休后仍坚持咽音教学。“咽音”是一种练声方法,是意大利300多年前的练声秘籍,不仅能很快提高发声能力,还能保健嗓音。李老师本来是中音歌手,学了咽音后中音能唱到高音,功能衰退的嗓子也能恢复。凭借着这手咽音绝活李老师一路高歌猛进,在黑妹每日一曲卡拉OK比赛中以最年长的年纪进了决赛,在国防之声党员卡拉OK大赛获第二名,在全国歌手大赛中拿到老年组金奖,在北京举办的德艺双馨中老年歌唱大赛获得老年组美声金奖……进了文化馆后,表演舞台更大,活动更得心应手,整个文化系统的比赛都能得金奖,从此获得一个外号——“比赛金奖专业户”。

李老师的歌唱生涯,与不少名家同台演出之外还在许多省、市大型活动中担任领唱与独唱。“长征颂”演出时领唱《鲜红的太阳永不落》,“祖国颂”和战歌的男中音一起领唱《我们走在大路上》,广州市纪念党的十七大活动中,在中山纪念堂领唱《共青团员之歌》。2001年李老师退休后就被特邀进了广东省老干部活动中心轻骑艺术团当独唱演员,2006年经陈雪红老师推荐,他来到广东省老干部大学教声乐美声基础班,2013年上学期开了个新基础班后升为提高班。李老师的课很有特色,没有古板教条,不照本宣科地讲理论,而是把美术的美学理论跟声乐的美学理论融会贯通来启发学员唱歌,培养学员们的艺术形象想象力。利用自己的特长,画漫画作为示意图进行表达,寓教于乐。还不时地幽默一把,搞得满堂大笑,课堂气氛活跃。李老师要求学员不单要学,还要和应用相结合,学员里不少参加艺术团队出去比赛和为社会演出,真正做到老有所乐、老有所学、老有所为。

画意摄影家

由于工作生活的关系,李志中老师爱上了摄影,玩起了造型艺术的副业。他开始用镜头记录人文、景观与风光,写生的孩童、傲雪凌霜的梅花、重新开通的海珠桥……“像年轻人上微博微信,我就通过摄影表达我想说的,随处都可以撷取,只要觉得有意义、有美感。”不像有的人专攻花草、动物、人物等,李志中认为自己是随意的,不想太过局限。省摄影家协会的副主席林星对李老师作品的评论是“有画画人的特点,画画人的眼光、构图、处理、色彩的运用,这是画意摄影。”

在李志中老师看来,艺术是有生命并且能够互融互补的。美术是龙头,摄影离不开美术,声乐也与美术有关。用美术的美学理论来贯通学习声乐理论,唱歌时要有画面、有形象。李志中的形象思维很强。虽然唱的是歌词,但歌声里有形象,让脑海里有形象,才能根据这形象来用声、运气。用咽音培养出的能力配合思维一起歌唱,互相之间是有机的联系,融会贯通。画里有音乐有节奏;摄影有色彩、有构图、亦有节奏感。人们都说艺术是相通的,他有很深的体会,如果他不学美术而去学音乐的话,就不能这么快赶上前人,很快把前面的人都扒拉扒拉弄到后面去。他们是高原现象,到了这个高度就不再前进了,而李老师还能继续前进。究其原因,一个是咽音,一个是自己姊妹艺术的扶持滋润和渗透,对歌唱的影响,所以他的歌唱一直在前进。

回顾李志中老师的艺术历程,他从画画到歌唱,到玩摄影、搞教学,哪个都钻得到位,富有创意。在这漫长而多变的创造活动过程中,始终贯穿着一条灵动的生命线,一种激越的动力,那就是在李老师身上一直保持着的具有旺盛生命力的执著探求新鲜和惊奇的顽童本性。他永远以一颗赤诚的童心去热爱周围世界一切美好有趣的事物。他有一双敏感的眼睛,到处都能够看出艺术美,尤其能够在人们漫不经心、习以为常的地方发现其独特和惊奇,获取审美灵感和创作冲动。顽童那种不安分的、好动的、探奇的创造天性,在人世沧桑、起伏跌宕的考验中,有的人被磨灭了,有的人却不屈不挠地保存下来,进而升华为挚爱生活、挚爱生命、挚爱真善美的坚定信念和创造意志。得童心者得道也,李志中老师就是这样的人。当然,这成熟者的童心自然不等于幼稚,这种后来保持和发展了的童心,已具有马克思所说的那种“丰富的规定性”。而顽童那种率真的创造天性,正是大自然无限创造伟力在人类身上最鲜活最生动的体现。

李志中老师说,他的艺术之路不会停止,他会继续搞创作,通过这次漫画摄影展总结一下。感谢大家对他的支持、指点,这将是他的前进动力。那我们就祝福李老师吧,愿他这老顽童的艺术人生越发多彩灿烂!

(蔡毅)

 

李志中老师漫画摄影展

 

前来参观的老同志争相请李老师在作品集上签名

 

出征图

 

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