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我们中心 >> 活动骨干

活动骨干

良师益友 风范永存


——深切怀念离休老干部孟英同志

2010年孟英同志存照

 

岁月匆匆,转眼又是一个辞旧迎新的时刻。2018年2月12日,南国大地,乍寒乍暖。这天午时,我刚为朋友写完一对春联,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我们老会长孟英同志的女儿打来。我立即有种不祥的预感,我颤抖着将手机放到耳边,小孟以十分沉痛的语调说:“我爸于2018年2月10日凌晨2时10分已安详地走了,享年90岁”。惊悉此情,顿觉脑子一片空白。我心想:怎么事隔两日才告诉我们呢?就在前几日,才方知孟老住进了医院重症监护室,病情时好时坏,但仍期待他老人家能转危为安,能和大家一起欢度春节。可此时此刻,噩耗传来,我的第一反应是,伤感和后悔之心涌满心胸。后悔在孟老意识清醒时,几次想到病床前去看看他老人家,聆听老人家的最后教诲,但都因各种原因未能成行,以至留下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片刻后,我抚平伤感之心,继续问他女儿有关后事的处理问题。女儿回话说,根据她爸生前的遗嘱:丧事从简,不开追悼会;不举行告别式等,甚至连自家供亲朋好友祭奠的遗像都不曾设有,加上新春临近,就不想惊动所有亲朋好友了,后事均于两日内办完了。天啊!我一时真的懵了!时隔不到两天呀,外界均毫不知情,家人就将后事处理完毕,这使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人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此情此景,痛惜和感动的泪水湿透了我的眼眶。直到我陪同省老干部大学和协会领导登门探访慰问家属,方从其老伴崔荣华大姐口中得知答案。原来这也是孟老生前与家人的共同约定:只为自己悄然而去,避免打扰外人和朋友之虑而有意安排之。

孟老啊,孟老!您在世时心里总是装着别人,您走了,还是只想着别人!您用自己一生的人格魅力和崇高的道德风范走完了人生之路,践行了自己的初心,撰写了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和一名老共产党员的完美形象,绽放出无限的人生精彩!

孟老是广东省老干部诗书画影研究会(现省老干部书画诗词摄影家协会)的创会发起人之一。我与孟老相识于十年前,那是孟老在研究会担任常务副会长,主持研究会的日常工作。也许机缘所至,我退休后的第一站,就来到了孟老的身边。见面的第一课,就令我今生难忘!当他得知我所从事的海上救助打捞特殊行业和个人的兴趣爱好时,就像老师给新生出“考题”那样,首先交给我一个任务:即要求我在本系统、本行业组建老同志书画诗影组织,为南海救捞人搭建文化活动平台。仅此我就感觉孟老的做人格局、处事眼光及高远的境界就是高人一筹,非同凡响。就连我这个老救捞人虽说并非“初次出道”,却只局限于自己狭隘的活动空间,而孟老却站在老年事业发展全局的高度论事用人,这本身就给我上了一堂人生价值观的入门课,一种敬慕之情油然而生,大有相见恨晚之感!在以后的几年共事相处中,孟老处处从大局着眼,从别人的需求着眼,事事身体力行。在他的亲自调研和指导下,三年下来,省直单位的老年书画诗影组织由原来不到10个迅即发展到30多个。加之孟老自身的诸多特长和业余爱好,凭借省老干部活动中心的平台,与自己的老伴一起,发起组建了乒乓球、羽毛球、网球、太极拳等多个老年健身运动协会组织以及广东省老干部体育基金会,深受社会各界广大老同志的欢迎和好评。如今这些活动团队,队伍正不断壮大,活动越来越出彩,成为老同志追求健康快乐的好去处,梦寐以求的好乐园。这其中的心血和付出,少不了为孟老永远记上厚重的一笔!

人们常说:良师指方向,益友伴同行。人生的旅途中,会遇到很多朋友,有些人如同沙滩划字,风过即逝;而有的人如石刻一般,百载而不忘,这就是良师益友。作为孟老身边的工作人员,耳濡目染他的一言一行,受益匪浅,所以孟老堪为人师,毫不为过!

习近平总书记说:“胸中有大义,心里有人民,肩头有责任,笔下有乾坤”。孟老正是这样一位集“四有”精神于一身的好领导、好长者,是一位颇有理论和学术修养的老一代学者型领导干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孟老被中共中央中南局党校选派到华中师范学院、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深造,并长期战斗在理论工作战线上,先后在“中共中央中南局党校”(后改名为“中共中央第五中级党校”)、“湖北省委党校”、“中共中央中南局理论领导小组”等单位从事马列主义理论研究和教学工作。离休后,为了完成自己一生梦寐以求的研究成果,为了使晚年生活更加充实、更有意义,孟老又花了十年时间,跑图书馆查阅史料,还以70岁高龄开始学习电脑,经过不断补充、修改、校正、充实,编著了百万字、上下两册的《斯大林年谱》,为近代学术研究和前苏联革命史的研究提供了更全面更详实的史料和依据。同时又与诗书画结上不解之缘,为人谦恭,宽和雅量。且学识渊博,爱好广泛,既是球场高手,又是文坛俊才。他是一位具“信仰、信念、责任、精神”于追梦路上不舍不弃之人。孟老虽在迈进人生耄耋之龄时,患上了进行性脊髓性肌萎缩,且随着时日逐渐加重,直致发展到四肢无力,行动不便,生活不能自理。然孟老秉承初心,乐天达观,砥砺而行,坚持以纸墨为伴,与电脑同行,克服常人难以想象之困难,在老伴和女儿们的悉心照料帮助下,继续不遗余力,博览诗书,收集资料,整理文稿。他凭着坚强的毅力和不舍不弃的精神,“拼将夕年搏艺海”。于自己“米寿”之年,完成了《一片冰心在玉壶——孟英往事回忆》一书的出版,令各界人士捧读不舍。然时隔不足半年,孟老又继续整理历年来的书画收藏品120余幅,编辑出版了孟英《墨宝收藏选辑》,实出我们意料之外,令人无比惊叹!而我因有幸为此书写《序》,有机会向孟老一探玄秘。他老人家很坦诚地给了我一个简短而又肯定地回答:“收藏是筑梦,出书是圆梦”。这回答令我一时好不木然。待定神一想,寥寥两句,深入浅出,不无道理。原来孟老的“收藏梦”,既不为名,更不为利,而是他离休后所追求的另一种人生境界。可以从历届领导和名人名家的笔墨中,不断升华对中华传统文化、历史、美学的理解和研究,提升自己的学养,完善自己的人格和艺术的积淀。这就是追逐“收藏梦”的初心所在。编辑墨宝集,今生不了情。孟老自感生命的时日有限,此时编辑出版收藏辑,这既是孟老给历届领导和作者朋友们的尊重与回馈,亦是让墨宝为后人、为历史、为社会带来更大的价值。用孟老自己一句饶有情趣的话说,“圆了最后一个梦想,就可以向马克思交好一份完满答卷了!”

今天,当我再次捧起孟老生前倾尽全力,亲手编辑出版的几本经典著作时,不禁使我感慨万端,我们完全可以欣慰地告慰长眠于九泉之下的孟老,您无愧自己的一生,功德园满,世人敬仰!您的鞠躬尽瘁、高风亮节的美德永远镌刻在我们的心中!

谨以此文,怀念我在夕阳路上相识同行十二载的良师益友——孟英同志!(陈忠教)